彩神争8

                                                      来源:彩神争8
                                                      发稿时间:2020-08-13 17:01:24

                                                      冷战时代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人类面对的非理性斗争。无论是旧冷战还是后冷战,还是新冷战,只要是冷战,就一定不会再有我们大家习惯的那些理性思维。比如说,最近大家看到美国突然挑衅关闭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领事馆被视为中国的领土,美国警察无权进入,外交人员有外交豁免权,所有这些国际规则都被美国粗暴地打破了。类似这些,看似无厘头,但其实是冷战中很常见的事态。用一般的理性几乎无法理解,一个正常的国家怎么会采取这么粗暴的、近乎无赖的手段来对待其它国家的外交人员。

                                                      当时在中国的上层建筑,大部分人都是打仗打出来的,都是农民出身,没有接受过现代教育,还不太会管理现代工业,所以政府部门也得苏联派专家,军队也得按苏军方式等等。最终实现了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全盘苏化,客观上把中国打入了苏联阵营。中国刚刚摆脱殖民统治,变成一个独立主权国家,但很快由于朝鲜战争而不得不依附于苏联。新中国成立到朝鲜战争爆发,一年的时间,中国就被迫加入苏联阵营,开始推进全盘苏化。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应该说是军队第三次大换装,接着政府部门健全完善,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苏化过程非常快。从1953年开始提出要改造成社会主义,到1956年完成所谓对私人资本和对农村个体农民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就完成了一个参照苏联体制建立的国家体制。这个改变对中国来说,等于是开始纳入老冷战的体系之中。

                                                      但同时,我们必须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必须练好内功、夯实基础,这包括什么呢?主要是乡村振兴战略和城乡融合战略。乡村振兴、城乡融合能够有效的练好内功、夯实基础,因为乡村振兴无外乎就是稳定大量低收入人群以生态为生存依据的基础。过去中国在2004年就提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战略,是让行政村一级基本上实现“五通”,下一步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让自然村这一级也实现“五通”。

                                                      声明说,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进行三方通话后达成协议,同意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

                                                      五、中国当前阶段的局面和形势

                                                      我们当然不希望美国把我们作为新冷战的主要敌人,我们一直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是个不想打仗的国家。尤其是1990年代以来,中国大量的工业集中在沿海一带,那是很容易受到战争破坏的。不仅如此,所谓的电子网络战争也是一直在打着。很多这些事情,其实它就在发生着,无论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它不以哪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如果完全不做思想准备,且不说做物质上的准备,那后果一定是很糟糕的。

                                                      那么,从老冷战到新冷战,中国到底有哪些应对经验。先说老冷战,那时中国是毛泽东时代。中国当时将正在进行的土地革命战争定义为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我们是按西方的“五个阶段论”来形成意识形态的,那是一种线性思维,那时候认为中国跟西方一样,一定要经历五个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再到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中国当时处在什么阶段呢?处在资本主义尚未建成,资产阶级革命正在发生的阶段,只有当中国完成了工业化大生产之后,才能再讨论是否应该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早在1940年代到5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们自认为是资产阶级革命,这个时期的土改也是资产阶级革命性质的。为此,1947年毛主席还发表了《新民主主义论》,认定了中国即使革命成功,也要进入资本主义。解放战争节节胜利时,虽然美国当时是支持国民党政权的,但是美国并不打算跟这个还在进行资产阶级革命的中国完全断绝关系。美国的大使馆一直跟着国民党撤退,但是在南京解放后,它还是留下了。美国一直试图想跟中共维持一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关系,直到毛泽东发表《别了,司徒雷登》,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才离开中国。

                                                      所以,我们这样来破一下题,让大家知道老冷战是产业资本阶段的政治冲突,而新冷战则是金融资本时代的政治冲突。战争是政治的集中表现,政治矛盾最集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战争。据此,冷战也仍然是一种战争,是政治矛盾集中的表现。这样解释,是希望大家认识到,老冷战和新冷战处于不同阶段,是资本主义不同历史阶段的产物。

                                                      今天这个讲座,用一个半小时时间给大家做了一个归纳,把老冷战到新冷战,从过去到现在,做了一个大致的解读,难免挂一漏万。因为这个解读,资料尚且不够,我们为了应对现在这个新的挑战局面,就先拿出一个很不成熟的解释体系,希望大家多多批评,谢谢!英国广播公司(BBC)13日报道说,由于新冠疫情,美加边境自今年3月21日起对旅游者关闭。但随着美国疫情愈发严重,加拿大人逐渐担忧病毒跨境传播,导致两国民众关系紧张。加方专家指出,考虑到疫情二次暴发产生的严重后果,“有必要无限期地限制来自美国的旅行者”。

                                                      美国以新冷战意识形态划线,要求整个欧盟反对香港国安法。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安全法,司空见惯,但是中国要想做就不行。这充分说明在新冷战阶段,占据主导地位的仍然是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香港恰恰是跨国公司、大金融资本集团最集中的地方。大家认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西方制裁香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仍然是从经济理性出发,认为他们不会这么做,但很少有人从新冷战国际政治策略出发,它的策略往往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理性,是政治理性。